分类 思考 下的文章

美国陷阱的一些思考

《美国陷阱》:司法部隐秘的经济战争

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Frédéric Pierucci ),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

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Frédéric Pierucci ),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

作为跨国公司的高管,皮耶鲁齐没见识过这个场面,当时有点慌张。他呼叫了自己的直接上司,得到的答覆是公司会尽快把他弄出来。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面临的是长达数年的牢狱之灾。

《美国陷阱》(Le piège américain )

「橘黄色囚服穿在身上,铁链环绕胸口,镣铐加诸手脚。行走不便、呼吸困难。」

「突然,我成了动物……缚住手脚、如同困兽。」

成为困兽的不只是皮耶鲁齐,还有阿尔斯通公司本身。这家享誉全球的轨道交通、电力设备和电力传输基础设施领域的领先企业,由此栽了个大跟头。

美国司法部指控皮耶鲁齐涉嫌商业贿赂,并对阿尔斯通公司处以7.72亿美元罚金;随后,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也就是皮耶鲁齐所在的业务板块,被行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收购。

皮耶鲁齐直到2018年9月才恢复自由。回想自己的遭遇和公司的巨大变动,他发现这一切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1月16日,皮耶鲁齐的《美国陷阱》(Le piège américain )一书出版,​​披露其亲身经历与详细分析,书的一开头赫然写着:「此书是关于隐秘的经济战争。 」

美国的司法触手

司法部指控皮耶鲁齐和阿尔斯通的罪名是商业贿赂。

从2002年到2009年,阿尔斯通向印度尼西亚的国会议员和国家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官员行贿,最终成功竞标苏门答腊岛达拉汗地区的发电站项目(Tarahan energy project)和雅加达附近的淡水河口电站5期项目(Muara Tawar Block 5 Project),项目金额分别是1.18亿美元和2.6亿美元。

阿尔斯通是法国公司,在印尼行贿官员,或许触犯了当地法律。可是这一切和美国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美国司法部要管这宗境外商业腐败案件?

1977年,美国通过了《反国外行贿法案》(Th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美国法典第15章第78条),禁止一切针对国外企业、政府、政党的行贿行为。而根据美国司法部的司法解释,在某些情况下,该法律可以扩展到外国行贿方。

例如,如果有外国人或外国公司,「直接或通过中介」向外国行贿,只要这笔支付发生在美国领土(territory),该法律就可以管辖。

该条目看似限制严格,但是结合实际想一想,简直是一个「天坑」。

美国金融产业发达,跨国商业支付难免不经过美国的银行及其遍布全球的金融基础设施。且如果行贿方使用有价证券、金融衍生品等金融工具,也难免不经过华尔街及其衍生机构。

这些金融设施与机构当然是美国领土(terrioty)。这就让美国司法部可以把触手伸得很长,援引其国内法,就能把地球管起来。

在本案中,阿尔斯通正是通过美国的中介公司,使用设在美国的银行的账户,以「咨询费用」的名义将贿款打入了印尼官员账户,因此引来了美国联邦调查局顺藤摸瓜的关注。

2014年12月22日,阿爾斯通跟美國司法部達成認罪協議,被處罰金7.72億美元。這是直到當時美國司法部對外國公司開出的最大一筆罰金。

就此遭到美國調查的歐洲公司遠不止阿爾斯通一家。

早在2008年,德國產業巨頭西門子被美國司法部指控商業賄賂,判罰了4.5億美元。

而皮耶魯齊在書中指出,自2008年以來,遭到美國司法部起訴,並最終支付罰金超過1億美元的企業總共有26家,其中的歐洲公司多達14家,佔了半壁江山,支付罰金超過60億美元。

相比之下,被判罰的美國公司只有5家,罰金20億美元。皮耶魯齊認為這顯示美國司法部門明顯偏袒美國公司,因此,「今天,我不想再保持沉默」,必須把故事講出來。

「圍獵」阿爾斯通

包括皮耶魯齊,阿爾斯通在此期間一共有4名高管被捕。

2014年4月23日,公司的亞洲區副總裁勞倫斯·霍金斯(Lawrence Hoskins)被捕。

次日,4月24日,彭博社爆料:據知情內部人士透露,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正在談判收購阿爾斯通。

然後,美國司法部對阿爾斯通高管的密集抓捕戛然而止。

4月26日,阿爾斯通董事會正式接到收購請求,通用電氣將收購阿爾斯通的熱電,可再生能源電力和電網業務部門,估值總額123.5億歐元。

6月20日,阿爾斯通董事會「一致」對收購案表達贊同。

阿爾斯通是一家大型跨國公司,旗下主要有電力和交通設備兩大業務。該公司2013-2014財報顯示,當年其電力部門(熱電、可再生能源、電網)資產總計194.03億歐元,占資產總額的61.35%;而交通部門資產66.48億歐元,佔比21.02%。

阿爾斯通2013/2014財年財報摘錄

其中電力部門銷售總額148.11億歐元,佔比73.07%,稅前利潤10.47億歐元,佔比88.06%。交通部門銷售總額54.58億歐元,稅前利潤僅2.87億歐元。

顯然,阿爾斯通當時的電力部門佔有更多的資產,產生大部分銷售額和稅前利潤,其現金流也主要是電力部門帶來的。這是一隻下金蛋的母雞,屬於優質資產。

但是,當競爭對手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想要收購它時,在幾個月內,阿爾斯通的董事會如此爽快地賣掉了他們的優質資產(也是大部分的資產)。筆者表示很不理解。

皮耶魯齊在書中指出,道理很簡單,因為美國司法部對阿爾斯通的調查給這家法國公司造成很大的壓力,以至於他們面對通用電氣的收購無法招架。

「美國以反腐為掩護,成功動搖了歐洲的大型跨國公司,特別是法國公司」。

持這種想法的不止皮耶魯齊一人。

時任法國經濟部長阿諾·蒙特布爾(Arnaud Montebourg)也表示,阿爾斯通在談判收購期間「毫無疑問」地感受到了來自美國司法部的壓力。

蒙特布爾的繼任者,正是現在的法國總統馬克龍。2015年3月11日,時任經濟部長馬克龍參加法國國民議會經濟委員會聽證會,稱「我個人相信,(美國司法部的)這個調查和(阿爾斯通首席執行官)克朗先生(Patrick Kron)的決定有因果關係(de cause à effet)」。

阿爾斯通2014/2015財年財報,「持續業務」,continuing operations指交通業務。由於當時已經在和通用電氣談收購,電力業務被劃為「不持續業務」,discontinued operations

可以確定的一點是,美國司法部的判罰的確給阿爾斯通帶來了巨大的財政壓力。該公司2014-2015財年電力業務銷售額133.3億歐元,凈利潤1.04億歐元;交通業務銷售額61.39億歐元,凈虧損8.23億歐元。在這種財政狀態之下,要支付7.72億美元的罰金對公司的壓力可想而知。

雖然財報顯示那幾年阿爾斯通的經營業績本身的確在嚴重下滑,但美國司法部的判罰顯然是「捅了最後一刀」。

商業競爭中的政治?

馬克龍提到的那位首席執行官帕特里克·克朗先生,面對媒體採訪時,始終稱收購案是純粹的商業行為、對阿爾斯通的股東是有利。這話起碼後半句是對的,形勢到了這個份上,賣出去當然對股東有利,不過這內裡的曲折奧妙,恐怕也只有當事人自己冷暖自知了。

但在外界看來,行賄案的偵辦與商業收購案的進行,無論在時間上還是邏輯演進上,始終存在着緊鑼密鼓般的相互勾聯。

皮耶魯齊被捕後,被投入位於羅德島的一處關押重刑犯的監獄。隨後皮耶魯齊申請保釋,但是一直沒有通過,直到2014年6月,就在阿爾斯通的董事會表示同意通用電氣的收購之後,他的保釋也被批准了。

皮耶魯齊在他的書中還提供了另外一些「證據」。

2014年12月,阿爾斯通被判罰7.72億美元之後,按照規定這筆罰款應該在10天內交齊。但是直到2015年9月,阿爾斯通才繳納完。美國司法部為何會如此「寬容」,寬限了這麼久?皮耶魯齊表示,那是因為美方想等到法國和歐盟的有關部門都批准了通用電氣收購阿爾斯通電力部門後,再收罰款,免得節外生枝。

此外,在收購談判期間,阿爾斯通曾提議讓通用電氣在收購完成後代繳罰款,但是美國司法部要求必須由阿爾斯通公司未出售的部分來繳納罰款。根據2013財年財報,通用電氣當年的現金流有885.55億美元,可謂財大氣粗,它收購阿爾斯通同時也承擔其債務,法律上合情合理,能力上也不過是“九牛拔一毛”。但美國司法部的強勢要求大有趕盡殺絕的意味,讓阿爾斯通這匹被逼到牆角的瘦駱駝終於撐不下去了。

通用電氣2013財年財報情況

因此,無論如何,美國司法部在這個事件中的所作所為,對阿爾斯通所施加的壓力,客觀上都有助於通用電氣的收購。

難怪《經濟學人》在2019年1月17日的報道中也直言不諱:「在這件事情上,法律程序和商業程序交織在一起,讓人很不舒服。」

法律程序的步步維營,體現出的當然是國家機器的政治意志。歸根結底,國家之間戰略性的商業競爭,脫離不了政治邏輯。

美國的政治意志強勢地在它的法律程序中得到貫徹,法國方面也坐不住了。

「自由主義」的終結

通用收購阿爾斯通案牽動了法國利益。

法蘭西自有制度,外國公司收購法國企業需要政府部門審核,不過此前僅限于軍工等領域。2014年5月15日,就在通用電氣收購阿爾斯通曝光不到一個月,法國議會緊急修改了《外商投資法》,將電力產業加入需要保護的「戰略部門」,規定外國企業收購法國電力企業需要政府部門同意。

這樣一來,通用電氣收購阿爾斯通也需要經過政府審核這一環節。

這種臨時修改法律的行為,簡直太不「自由主義」了。而且該法條的指向很明顯,媒體遂直接稱之為「阿爾斯通條款」。法國《世界報》當天的報道表示「這是自由主義的終結。」

2014年11月5日,幾經周折之後法國政府最終還是批准了收購案。但作為補充,法國政府對阿爾斯通剩下的部分持股20%,並獲得2個董事會席位,以保護好法國產業「皇冠上的明珠」。可以說,法國政府的做法雖然很不自由主義,但是有利於最終維護國家利益。

2015年9月8日,歐盟反壟斷部門批准收購案;同日,美國司法部反壟斷部門也批准了收購案,事情塵埃落定。

歐洲議會常以「政府進行經濟干預」為名,拒絕承認一些國家的市場經濟地位,不知道歐盟議員們面對法國的做法會如何自圓其說,又如何去解釋美國的這一波法律操作。

餘波未了

當然,阿爾斯通並非無辜。

美國司法部的案卷資料指出,阿爾斯通在一段比較長的時期內,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向有關政府主管部門和企業官員行賄共計7500萬美元。

此外,從美國司法部的案卷可以看出,歐洲公司的手腳非常不幹凈。從沙特到中國台灣,到處都有他們行賄的痕迹。而盯上它們的也不止美國,還有瑞士、英國等國的執法部門,許多企業也遲早會被繩之以法。

只是,皮耶魯齊的新書讓我們得以窺見事情的另一面:美國的公共權力、國家暴力,如何直接和間接地為美國企業在全世界的擴張與競爭開路。這種經濟、法律和政治的幾重協奏,本就是一體。

相對於數年前,在2019年的世界,全球化的力量還在退縮,以民族國家為單位的競爭正在加劇。美國司法部門也越來越閑不住,尋找契機,對各國企業,特別是對其構成競爭的潛在對手不斷下手。

當年收購阿爾斯通時,通用電氣承諾在法國新創造1000個工作崗位,少一個就罰款5萬歐元。2019年2月5日,法國經濟部長布努諾·拉梅爾(Bruno Le Maire)稱,通用電氣實際只創造了25個工作崗位,因此將會被罰款5000萬歐元。

想说的是:华为应该要警惕了,政治和经济挂钩的美国,长臂管辖真的可怕。